Home » Archives for ژوئن 2022

تیر 1401

兩人正說話的時候,鄭午也來了,他直接對楊金刀說道:「不管這次事件的幕後黑手是誰,警方既然敢出手,那我們就必須讓他們為此付出代價!」楊金刀卻說道:「這正是對方想要看到的結果,所以現在我們必須要沉住氣,切不可意氣用事!」

「可如果我們就這樣沒有作為的話,恐怕兄弟們都會心寒,難免會有人新生抱怨!」鄭午是站在攬金集團的立場上來考慮問題。楊金刀皺起了眉頭,說道:「我明白你的意思,可現在我們必須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!」 「我去找周辰,不管怎麼說孫寅也是他的恩師,這個仇他肯定要報!」鄭午說道。 此時的周辰也已經得知了孫寅被抓的事情,蔣曉氣氛的說道:「堂主,還等什麼呢?我們去把三叔救出來吧!」此刻的周辰並沒有因為孫寅被抓而焦慮,反而十分的冷靜,他說道:「這是敵人的計策,為的就是讓我們和警方的人拼個你死我活,越是這種時候,就越要保持冷靜。」 「可是三叔一直對我們都不錯,現在他出事了,我們難道就這樣無動於衷?」姜木也十分不甘心的說道。周辰道:「不瞞你們說,三叔被抓之前特地和我見了一面,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!」 「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」蔣曉不解的問道。周辰解釋道:「也就是說,三叔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,並且他早就做好了被抓的準備!憑他的本事想要逃走的話早就逃了。」 勉怀半载 蔣曉聽的越來越糊塗,說道:「可是三叔為什麼要這樣?」 周辰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「自從攬金集團的三位元老集體退出江湖的那一刻開始,他們就已經決定不再過問江湖之事,可如今公司混亂,趙子和錢丑兩位前輩甚至為此喪命,三叔也終日惶恐不安,與其這樣,倒不如被警察抓去,這樣還能有幾天清閑的時間!」 姜木聽完陷入了沉默,他似乎有些理解孫寅為什麼要這麼做了,然後說道:「警方肯定也是有十足的把握我們不會亂來,所以才敢光明正大的帶走三叔!」 「可即便如此,我們也不應該無動於衷呀!至少得做點什麼吧!」蔣曉說道。周辰拿出孫寅交給自己的青銅劍,對兩人說道:「這個東西你們都認識吧!」 姜木率先反應過來,說道:「這難道就是傳說中三叔的王牌?」姜木驚訝的看着盒子裏的青銅劍,繼續問道:「難道是三叔特地留給你的?」 周辰點了點頭,說道:「以前只是聽聞過這把小劍的威力,現在正好見識一下!」 「堂主,莫非你是想……」姜木欲言又止,他知道這把劍代表着什麼。 一旁的蔣曉完全不知道兩人在說什麼,問道:「你們在說什麼呀!這把青銅小劍到底有什麼故事,也告訴我呀!」姜木對他說道:「你來公司比較晚,所以有些事情沒有聽說過,曾經攬金集團的三位元老堂主都有一隻只屬於他們的王牌隊伍,只是後來攬金集團成立之後,三人為了避免楊金起疑心,所以便解散了各自的王牌隊伍。但是這種事情,你懂得,哪有人做事不給自己留後手,我相信不只是三叔,趙子和錢丑肯定也都給自己留着後路,只是現在他們都死了,屬於他們的王牌也就成為歷史了!」 蔣曉聽完也跟着激動起來,說道:「這麼說來,三叔的王牌現在就屬於堂主了?」周辰點了點頭,蔣曉迫不及待道:「那還等什麼?快讓大家看看王牌的實力!」 周辰卻說道:「不要着急,我自有打算!」 姜木說道:「我曾聽聞三叔的這支王牌都是最早和他一起盜墓出身的人馬,江湖上稱之為『地下鬣狗』。」 「地下鬣狗?這個名字也太難聽了吧!」蔣曉苦笑道。姜木解釋道:「那是因為你還沒有見識過這支隊伍的厲害,所以才會有這種誤解,曾經地下鬣狗五個人,在兩支特種部隊的圍剿下都能全身而退,至於他的攻擊力,目前還沒有人敢妄自猜測!」 「既然是這樣的話,堂主,為何不試試用他們五幹掉雷震呢?」蔣曉提議道。周辰搖頭說道:「不行,且不說地下鬣狗十多年不曾行動,萬一被雷震給團滅了,三叔的在江湖上的英名可就全毀了!」 「有道理,我們應該先找個相對簡單的目標試一下!」姜木雙手抱胸思索道。 「可是堂主,你知道該如何命令這人嗎?」蔣曉問道。 「當然!」 次日,一條新聞突然佔據了各大頭條,就連H大學內的學生們也都在談論這條新聞。 「天吶!這簡直可以說是21世紀最爆炸的一條新聞了!」一大清早周慕名便在宿舍大呼小叫道。被吵醒的雲既明從床上伸出腦袋問道:「發生什麼事情了,值得你這樣大呼小叫?」 羅易翻了個身說道:「還用問嗎?肯定是他的女神下海了!」 「去去去,你懂什麼,既明,我保證你會對這個新聞感興趣的!」周慕名神秘的說道。雲既明聞言便直接從床上翻了下來,周慕名說道:「你前段時間不是去了攬金集團卧底嘛!那你有沒有聽說過『地下鬣狗』這個組織?」 雲既明搖了搖頭,說道:「沒聽說過,怎麼了?」 周慕名說道:「看來攬金集團是真的走投無路了,這可是一支在十年前被遣散的王牌,如今卻突然被人召集起來了!」雲既明還是沒有聽明白,問道:「我還是不明白你想表達什麼!」 周慕名苦笑道:「這麼給你說吧!當警察遇到解決不了的麻煩時,他們最後的殺手鐧是什麼?」 雲既明想都沒想,便說道:「當然是特種部隊呀!」 「對了,這個地下鬣狗就相當於是攬金集團十年前的特種部隊!」周慕名道。 雲既明這才意識到周慕名剛才驚訝的原因了,雲既明又問道:「可你剛才不是說他們在十年前已經被遣散了,你又是如何知道他們重新出現了!」 從剛才就已經醒了,但是卻沒有說話的宋世墨突然說道:「老周應該是想說,代表他們的那隻青銅小劍出現了吧!」 周慕名和雲既明同時看向了宋世墨,周慕名驚訝的說道:「你怎麼知道?」 宋世墨推了一下眼睛,說道:「要說對這個地下鬣狗的了解,恐怕你們都比不上我!」 周慕名想了想,突然大驚失色道:「難道,宋世墨你……你曾經也是……」 「你猜也猜的實際一點好不,這支隊伍十年前解散,十年前我才八歲好不好!」宋世墨無奈的說道。周慕名這才意識到是自己草率了,問道:「那你究竟是如何知道這些事情的,快告訴我們!」 宋世墨放下手裏的書本,說道:「我的老家附近,曾經發現過一個古墓,聽說還是將軍級別的,那時候,就是這個地下鬣狗來僅僅一晚上的時間,就把整個墓室搬空,要知道那間墓室的規模和咱們的學校比起來也不遑多讓!」 「開玩笑吧!我聽說這個地下鬣狗也就不到十個人,怎麼可能在一晚上的時間搬空整個墓室!」周慕名笑着說道。 宋世墨道:「期初所有人都和你一樣,沒人相信那是真的,直到第二天警方封鎖現場,考古隊下墓室之後,他們親眼所見偌大的墓室內空空如也!」 「該不會是裏面本來就什麼都沒有吧!」雲既明也質疑道。宋世墨說道:「當時我二叔和村裏幾個大人去給考古隊幫忙,也跟着一起下去了,裏面很明顯是被人搬空的,那些痕迹還都清晰可見,警方勘察之後得出了這個結論!」凌然穿戴整齊走了過來,周想抬起頭,「正好,你只要訓狗,就順便給這些苗澆井水,看看會不會長得快一些。」 「行!我會記得的。」 說完,他拉着小丫頭走出籬笆牆,把戒子裏的金磚都移了出來。 看着一堆的金磚,嗯,確實是一堆,幾百塊總有了,體積約是普通紅磚的四分之一,厚度也比普 《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》第915章我是不平凡的人類… ادامه »兩人正說話的時候,鄭午也來了,他直接對楊金刀說道:「不管這次事件的幕後黑手是誰,警方既然敢出手,那我們就必須讓他們為此付出代價!」楊金刀卻說道:「這正是對方想要看到的結果,所以現在我們必須要沉住氣,切不可意氣用事!」

這是個什麼鬼問題?猴哥很生氣!

「你看看你哥我的臉!」 七尋擺手,表示她每天都看,審美疲勞了。 再說二哥你有點數沒?你上輩子是現在這張臉嗎? 你是美猴王不假,也是我打小的偶像,但我再是你的鐵杆粉,咱也不能昧著良心說,你頂著張猴臉,比二郎神帥吧? 猴哥哼了一聲,才不情不願用了個疑問句式:「除了美猴王我,大概也就他最帥吧?」 根據某點打臉流小說的套路,猴哥覺得自己才是逆襲的主角,二郎神那種的,出身高貴,長相英俊,才華橫溢,基本上屬於自己輝煌人生的工具人,等著被自己打臉的存在嘛。 可惜,和二郎神干過幾架,好象也沒佔到便宜? 自己這個主角,是不是有點失職? 好吧,二郎神很強,他很欣賞。還有那個哪吒,他也很欣賞。 這兩個其實本質上和他一樣,都是反骨仔。 只是他狂,楊戩隱忍,而哪吒從開始的寧為玉碎變成了後面的傲,和他刺頭的不相上下,表現方式不同罷了。 天庭之中,若說還有誰能讓他齊天聖看得上眼的,也惟有這二人而已。 二郎神三界第一帥被猴哥不情不願的確認后,七尋心滿意足又略顯遺憾的表示:「唉,可惜了。」 猴哥莫名其妙:「可惜啥?」 「多好的戀愛對象啊。」 猴哥驚悚了:「不是說科研更香嗎?」 這隔著世界壁壘呢。 話說回來,就我家小尋這種鋼鐵直女,竟然也想戀愛了? 二郎神那張臉,果然貽害三界啊。 七尋表示:「小戀愛偶爾還是可以調劑生活的。」 早就對兒子閨女們的親事不抱指望的公玉明溪差點翻白眼。 靈素和靈玉也驚呀的看了看七尋,心道那二郎神得多帥,竟然讓我們家小尋這樣堅定的單身狗都有了戀愛的想法? 猴哥這會兒親哥的代入感特彆強,表示了強烈的反對:「二郎神當兄弟還行,當妹夫絕對不行!他想娶你,做夢!」 家族成份太複雜!妹妹嫁過去不會幸福的! (二郎神:謝謝,並沒有這個想法。) 七尋其實也就口嗨一下,沒想到猴哥竟然反對:「不是,二哥你這樣可不對呀,戀愛自由!」 猴哥:「咱得講究門當戶對。」 七尋幽怨的看著她二哥:「二哥你變了,沒想到你竟然會有門當戶對的想法!」 門當戶對個鬼哦,我說的是門當戶對的事嗎?我是一想到我家小尋要找對象,就相當不爽啊。猴哥表示:「反正二郎神不行,那傢伙整天冷著人臉,活像三界誰誰誰都欠了他八百萬極口靈石。」 這話一出口,全家除了他,包括扶蘇,都瞟了始皇陛下一眼。 始皇陛下:? 初吻是酸的 呵,我冷著臉怎麼了?再說我那是冷著臉嗎?我那是不怒自威! 還有,小小年紀,談什麼嫁人! 「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聽聽你們在說什麼?不像話!都給我住嘴!」 七尋突然覺得,自家能保持到現在的和睦,真心不容易呢。 。 一行人說干就干,楊護衛拿起繩子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劉嬤嬤身上套。 他看這個老傢伙,不順眼也很久了!好不容易有了個機會教訓她,可千萬不能放過! 劉嬤嬤這才發現眾人都是有所準備的,心下才有了些慌亂。 「三小姐你們要,你們要做什麼!我可是主母身邊最得力的奴才!你們怎麼能把老奴捆起來!」 忘川叉著腰,狠狠的朝著她臉上「呸」了一聲:「老東西!你也曉得自己是個奴才啊,那還敢對我們家小姐出言不遜?」 不過片刻,劉嬤嬤就被捆的像個粽子一般,嘴裡還被塞上了一塊破布。 她惡狠狠的看著蘇情婉,嘴裡卻發不出聲,吱吱嗚嗚的扭動著龐大的身軀,像一個巨大的毛毛蟲似的。 蘇情婉被她這副樣子給噁心到了,扭頭不再看這個老太婆。… ادامه »這是個什麼鬼問題?猴哥很生氣!

李橋站在樓道里犯懵,今天只能先算了,改天再說。

就在這時,一名民警悄悄靠過來,從後方接近李橋,問道,「幹什麼的?」 「送外賣的,迷路了。」李橋臉不紅心不跳,還把飯盒拿出來給民警展示了一下。 「迷路了趕緊走,別打擾我們辦案。」民警沒理會李橋,走上了樓。 李橋趕忙騎着電動車跑了出去,找了個黑暗的地方把電動車一停,外賣制服一脫。 李橋則隨便找了一個外出散步的大爺,給他遞了根煙過去,「大爺,我打聽一下廢品站怎麼走。」 大爺接過煙,李橋把打火機遞了過去,幫大爺點煙,他也點了根煙,假裝抽了起來。 「去廢品站幹什麼?」 李橋嘿嘿一笑,搓了搓手,「缺錢花了,想着去廢品站外撿點廢鐵賣。」 大爺皺着眉頭打量了李橋一番,「年輕人還是腳踏實地好,人家辛辛苦苦收點廢品,你們去打秋風合適嗎?」 李橋尷尬一笑,胡謅道,「大爺教訓的是,要是有選擇,誰願意干這勾當,我這手頭也有點困難,得病了,沒錢治病。」 大爺嘆了口氣,給李橋指了指,「那邊就是咱梅城最大的廢品站,你小心點,別讓人抓了。」 「哎!大爺你別擔心,幹完這次我保證不幹了。」李橋承諾道。 正巧這時,民警帶着幾個人從小區里出來,李橋裝作不經意間看見,抬頭看了一眼,心裏一時難以平靜。 被抓的人是將來梅城有名的某位大佬,李橋十年後在報紙上見過他,因為他在那年被抓了,還判了刑。 在這位大佬身後,還有一位李橋看着面熟的人,從衣着上判斷,這人就是馮保國。 李橋趕忙一低頭,又給大爺遞了根煙,和大爺談論起來。 「大爺,這些人犯了啥事?」 「賭博的,找刺激唄。」大爺沒好氣道,抽了幾口香煙,他突然拿起香煙看了看,「小夥子,你這什麼牌子的香煙,怎麼這麼香?」 李橋心說出門給人遞煙都遞的好煙,不好抽點怎麼行。 「華夏?」大爺藉著微弱的燈光隱隱約約看見兩個字,他咳嗽了兩聲,看着李橋又嘆了口氣,「小夥子,家裏破產了吧。」 李橋愣了愣,點了點頭,會腦補的大爺都是好人。 江龍也看了李橋一眼,把李橋的印象記了下來,剛才他在外邊巡邏時見過這個人,當時騎了輛自行車,用手電筒一照就跑了,他還以為是小偷來着,現在看來,這人可能是條子。 馮保國被帶上了警車,李橋又和大爺抽了兩根煙,騎上電動車消失在黑暗中。 馮保國賭博很有可能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的,那麼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借高利貸的,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決定動用房地產建築款的? 李橋依舊只能旁觀,當做今天的事沒發生過,他將電動車和外賣服還給了陳秋博,騎着自行車回了家。 早上,在一片嘈雜聲中,李橋被吵醒了,今天有人來拜訪他們家,是一個年齡在五十多的女人,還燙著大波浪卷。 「李橋,這位是錢姨,小時候還抱過你呢。」蔡蕾給李橋介紹道。 錢姨憨憨一笑,微胖的臉上顯得有些拘束。 李橋無奈的笑了笑,家裏有錢了,就莫名其妙多出來不少熟人,這個錢姨,他還真沒見過。 「錢姨好。」李橋隨意打了聲招呼,去卧室找到了李富。 「爸,咱家車借我用用,我去鳳城一趟。」 李富拿出車鑰匙交給李橋,叮囑道,「記得給車加油,車裏油不多了。」 「行,我知道了。」李橋答應下來,出去給車加了點防凍液,啟動了車。 房間里,李富自豪的吹噓李橋,「李橋這孩子什麼都好,學習好,做生意有頭腦,人又精明,就連咱們市的企業家劉大強都誇他了不得。 就是這孩子嘴笨,見到人連句話也不會說。」 姓錢的女人尷尬笑了笑,怕笑得太假,調整了一下表情,褶子都笑出來了。 「現在孩子都這樣,我家虎子要是有你家李橋一半省心,我就是死也瞑目了。」。那土著婦女見慣了形形色色的人,她一看上官婉兒這副模樣,就知道對方是來與她做生意的,於是一臉熱情地迎了上去。 「這位老闆,我這裏的香料都是中等的,如果你想要頂級的話,我可以安排。」 這位土著婦女倒也非常實在,並沒有打算以次充好的意思,她…… 《山那邊的皇帝》第四百五十五章頂級香料 那具鋪天蓋地的屍體,靜靜劃過天際。 亘古蒼涼,像是從宇宙洪荒二來,孤獨漂流在冰冷天幕之中,一路緩浮到今日。 天邊疏星寥寥,有殘月半顆,照在這黑白格調組成的世界始終,靜謐而孤寂。 欲窮千里目,李清源踮起腳尖來,橫起手掌蓋於自己額前,極力遠眺。 此刻的少年,有些後悔自己沒有一步跨過第二大境的門扉了。… ادامه »李橋站在樓道里犯懵,今天只能先算了,改天再說。

如果陳凌真的出事,自己如何向大家交代?

而且,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,王超發現陳凌就像一個海綿,學習能力非常強大,理論儲備早就遠遠超過飛行員學院所有人,再加上對方的身體素質非常好,13G的過載都能很輕鬆承受住,說不定以後會成為一名超王牌飛行員。 要是他就此犧牲,國家不僅損失一名強大無比的特種兵王,也會失去一名超王牌飛行員。 雙重王牌啊,這損失太大了! 老王趕緊解釋道:「王隊,你誤會了,是陳教官剛才開着一架J10上天,還有在幾秒之前,我看到一架戰機發生爆炸,直接墜海。」 王超下意識道:「沒錯,我剛才也看到戰機爆炸,不對,你說陳教官開着J10升空?胡鬧!他這是在玩火!」 「他就是一個菜鳥,從來沒有接觸過戰鬥機,連平常的模擬飛行訓練都沒有試過,他怎麼就這樣開着戰鬥機升空了?他這樣真的是太冒險,你們為什麼不攔着他,還將飛行裝備提供給他?」 王超徹底無語,知道陳凌瘋狂,但想不到如此瘋狂。 作為一名新手,從來沒有摸過戰鬥機,連一次模擬訓練都沒有嘗試過,就這樣飛上天,還想跟經驗豐富的敵人戰鬥,這不是在送死嗎? 電話那邊的老王滿頭黑線,急忙解釋道:「那個,王隊,墜海的戰鬥機是敵人的戰鬥機,是牛子國的F16,不是陳教官駕駛的J10。」 王超點點頭道:「這不用你說,我都看到了……」 下一刻,王超渾身一顫,駭然道:「等等,你的意思是陳教官開着J10,擊落敵人的F16,這次爆炸是他弄出來的?」 王超回過神來,眼珠子一瞪。 陳教官駕駛J10幹掉一架F16? 這也太駭人聽聞了吧! 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陳凌的實際情況,對方沒有任何的飛行經驗,五天之前都沒有摸過一次戰鬥機,也是在登上巨輪后,自己親自帶着他進去J10,才真真正正摸了一把戰機。 要說有一點優勢的話,那就是對方的理論知識非常豐富,體能非常好,連自己這個王牌飛行員都自愧不如。 如今,那傢伙卻用J10擊落更加強大的F16,這怎麼看都令人無法置信! 王超一臉的震撼。 秦頌見王超呆若木雞,以為出了大事,趕緊道:「王超,什麼情況?是不是出事了?那架F16是怎麼被擊落的?是誰幹的?」 王超沒有開揚聲器,他沒有聽到對方說話的內容。 唰。 王超舔了舔口水,猛然抬頭,道:「是陳教官乾的,他駕駛J10擊毀一架F16。」 卧槽! 秦頌身形一震,如遭雷擊。 「這不可能啊!怎麼可能?搞錯了吧?陳教官還是個新手,什麼都不懂,還天天拉着我給他講駕駛的經驗。」 「這樣的菜鳥,開着戰機升空,還擊毀敵人的一架戰機?這怎麼看都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啊?王超,你是不是在說笑啊?這一點都不好笑。」 秦頌一臉無法置信,要是說其他人做的還有點真實,但是陳教官,一個咿呀學語的小嬰兒就想打敗健步如飛的世界冠軍,這怎麼可能? 如果這是事實的話,那自己這些在戰鬥機苦練多年的王牌飛行員豈不是白活了?這些年的時間和精力都丟到狗的身上去了。 況且,外貿版J10比F16弱太多,瞬間會被虐成渣渣。 王超點點頭道:「陳教官確實不懂開戰機,但他剛才就是開着J10擊毀F16,具體情況我也沒搞懂。」 經過這些天的相處,他們知道陳凌的腦迴路非常大,反應又快,記憶力又好,一下子就記住相關所有飛行的知識。 但是,要將理論融合實踐,需要一定的時間去磨合,並不能一蹴而就。 最關鍵的是,這裏是戰場,兇險無比,一失足就萬劫不復,不適合演習,也不能演習。 陳凌為何如此大膽?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嗎? 王超與秦頌都徹底驚呆了。 別說他們目瞪口呆,連老王等人都想不明白陳凌是怎麼做到的。 「王隊長,剛才陳教官只是拿着飛行頭盔,就衝上J10升空,連抗荷服,救生衣之類的裝備全部都沒有穿戴。」 老王想了想,再次將陳凌的情況給說了一遍。 「什麼!」 王超與秦頌一個趔趄,差點摔倒下去。 剛才王超開了免提,秦頌也能聽到老王說的話。 兩人知道陳凌的體能非常變態,之前做壓力測試的時候是8G起步,還不斷加大到13G,但那只是測試,拜託,這可是在開戰機啊,真正的上天,就算身體抗壓能力再好,也不能亂來啊,剛才你是運氣好,才擊落了敵人的一架戰機。 特么地,抗荷服都不穿,就敢開着戰機與人拚命,你是不是嫌命長了?你這樣會死的? 王超與秦頌都快被氣瘋了,知道陳凌的膽子大,但沒想到這麼大,直接就玩命。 「老王,你時刻觀察情況,有情況立即向我彙報。」… ادامه »如果陳凌真的出事,自己如何向大家交代?